您當前的位置 : 太原新聞網(太原日報報業集團) >> 特別關注

從義井到長風街 一支串串"串起"的人生

來源:太原晚報 作者:薄鴻 2019年10月23日 11:06

從"義井沾串"到"長風街沾串"  一支串串"串起"的人生

  在吃貨們的眼里,義井美食街是不亞于柳巷食品街的一個地標,每到飯點,街上食客云集,商家生意火爆,其中有一家義井沾串串更是排起了長隊。隨著義井北一條、北一巷的拆除,各家美食店也紛紛四處落地生根,義井沾串串的店主張海亮把目光定格在長風街,新店就此開張。

  打工遇貴人學到真本事

  2003年,16歲的張海亮因家庭困難輟學打工,機緣巧合之下遇到義井一位賣沾串的老人。

  “我覺得我運氣還不錯,我老板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就在義井擺攤賣小吃,在當地很有名氣。我到她店里的時候,她的生意已經比較好了,缺個打雜的,當時每個月管吃管住,給我一百元。我也沒考慮太多,就是想學個手藝嘛,加上老板對我挺不賴,就在那待下了。”張海亮說。

  雖然是打雜,但廚房的活兒也要他做,想起在串串店打工的那三年,他口中最多的詞就是累。

  “我們那時沒有現在這條件,穿串雇人穿,買菜有人送,那時我們都是靠自己。早上四五點就起來了,晚上十一二點才能睡下,一天到晚基本沒個歇的時候,有時半夜都能累醒。”張海亮說。

  雖然打工的日子比較累,但張海亮卻學到了制作沾串串的手藝,尤其是掌握了核心技術——鹵的調制方法。“鹵的調制是核心技術,就跟有些中藥的保密配方一樣,這個也是保密的,一般不會告訴別人,告訴別人你就不好干了。”張海亮說。

  從獨此一家到遍地開花

  張海亮是個愛琢磨事兒的人,雖然他從調鹵、買菜、切菜、穿串等都學會了,但他并不滿足于現狀,而是一有時間和其他同行交流經驗和心得,這讓他提高很快,學到了現代小吃行業的一些經營之道。

  在朋友的鼓動下,張海亮決定自己開一家沾串串店。2006年,正好義井美食街一家門店招商,他和朋友一合計,就湊錢盤下了這家店,打出了自己的招牌。

  “最早義井只有我老板一家沾串串店,后來有人見她家生意好,也開了一些店,可以說競爭也是比較激烈的。”面對如此激烈的競爭態勢,張海亮和朋友在鹵的配方、菜的保鮮和沾串的衛生條件等方面做了很大的改善,使他的店在競爭中脫穎而出。

  “有些沾串不如我們生意好,主要是因為不舍得投入。因為大家都覺得這是個小本生意嘛,投入大了怕掙不回來。但我覺得,不花錢把冰柜、灶臺、餐具升級,就讓人感覺你這個店很LOW,就算你味道好,也不會老來。你看我現在這個店,門面很一般,但我里面的設備都是高于行業標準的,我的投入基本都在店內。起碼顧客一來就覺得我這樣的店2毛一串很值,吃得放心。”張海亮說。

  "接地氣"碰到"高大上"

  2019年,隨著義井北一條、北一巷的拆除,張海亮產生了更為大膽的想法,把店開到最繁華的長風街去。今年6月,張海亮在長風街和信摩爾附近租下了一個門面,不久,新店開張。隨后,位于義井的美食一條街也隨著拆除機械的轟鳴聲,成為了無數人心中的記憶。

  然而,把接地氣的沾串串帶到了高大上的商業中心,張海亮心里也沒譜兒。“主要是租金的壓力,我最早開店的時候,租金幾千塊錢,加上自己的技術和多年積累,心里就覺得肯定能干好,比較有把握。到拆遷之前,雖然租金漲到了一年七八萬,但生意相當好,每年能賺幾十萬,有底氣,所以基本沒壓力。現在租金直接翻好幾倍,一年將近二十萬。不過,這也逼著我必須把串串做好,把顧客照顧好。”張海亮說。

  不過,隨著新店逐漸走上正軌,生意也越來越好,每到傍晚六點以后,義井排隊沾串串的情景重現于長風街邊。

  “我現在一天到晚只睡四五個小時,忙得都快顧不上睡覺了。早晨五點起來買菜,然后回來切菜、穿串,像魚丸那些不好穿串的,我們還雇了6個人專門穿串。這一上午就過去了,到中午,顧客陸陸續續就來了,會一直忙到晚上。下午高峰期的時候基本忙得啥也顧不上了,連收錢都沒時間了,給不給、給多少都是看顧客的誠信。”張海亮說。

  經過幾個月的運營,義井沾串串終于在長風街邊落地生根,張海亮也培養起來一批忠實的老顧客,有的甚至從晉源、萬柏林趕來,讓他的店生意越來越火。

(責編:聞欣)
时时四星稳赚方法